“……”安伶韵无语。

    “你一定是想成不可描述的画面了吧。”刘若依贱兮兮的笑。

    安伶韵脸“刷”一下就红了,咬牙狠狠瞪了刘若依一眼:“死丫头,我看你是皮痒痒了,看我回寝室怎么收拾你。”

    “咋滴,在家被老公收拾,回校就想收拾我吗?”刘若依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安伶韵啥也不说,一个脑瓜崩又招呼过去。

    两个人正吵闹着,姚可心端着饭菜走了过来。

    食堂的人多,又是吃饭的高峰期,这来回打饭菜也是个体力活,累的姚可心着实不轻。

    “菜都齐了,快吃吧。”难为姚可心还要摆出一副很开心的模样。

    安伶韵与刘若依才不会客气,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一条新鲜出炉的糖醋鱼,姚可心都没夹上几筷子,便被两人一扫耳光。

    一顿午饭,吃的那叫一个痛快。

    只是让安伶韵有些意外的是姚可心似乎并没有搞什么花样,期间也只是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而已。

    莫非自己误会她了?

    “对了,伶韵,这几天你有和靳翰墨联系吗,我听说他的公司出了点事。”吃完饭,回寝室的路上,姚可心突然提到了靳翰墨。

    得知靳翰墨的公司出问题之后,这几天姚可心没少联系靳翰墨,但靳翰墨根本不搭理她。

    大概是觉得她帮不上什么忙吧。

    “有啊,前天他还联系我了呢。”安伶韵用余光瞄了一下姚可心,猜测她的目的是不是为了靳翰墨。

    “是吗,他现在没事吧?”姚可心小心翼翼的问道。

    安伶韵打了个哈哈,“他有没有事,你这么在意做什么,你们关系有那么好吗?”

    一句话,说的姚可心分外尴尬。

    “没有,只是随口问问罢了,毕竟也算是朋友吗?”姚可心挪开目光,心虚的不敢与安伶韵直视。

    安伶韵心中冷笑,故意漫不经心的道:“他啊,应该有事吧,否则他怎么会让我想办法筹钱呢。”

    “筹钱?”姚可心眉头微皱,轻声低喃了一句。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他筹到了。”安伶韵绽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随后挽着刘若依的胳膊快步走掉了。

    钱吗,的确是筹到了,至于靳翰墨敢不敢花,那就要看他的胆量了。

    明天,就是约定和靳翰墨见面的日子了呢。

    渣男,等着瞧好了。

    食堂距离宿舍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走着走着,姚可心就没有了踪影,安伶韵也并未在意。

    临近宿舍楼,两人一眼便看到了停靠在楼下闪着警灯的警车。

    “伶韵,该不会宿舍出事了吧?”看到警车,刘若依直觉有什么事情发生。

    “走,进去瞧瞧。”安伶韵也微蹙起眉头。

    两人快步进了宿舍楼,楼里今天格外的安静,几乎没有一个人影,直到到了三楼,才看到几个人正在接受几名女警的问话。

    “怎么了?”刚好旁边有个相识的同学,刘若依小声问。

    “哦,宿舍楼进了贼了,好几个宿舍的东西都被偷了。对了,你们是302宿舍的吧,好像你们宿舍也被偷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