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都市小说 > 相敬如宾 > 547 红颜祸水
    当时季含贞并不知晓,她平日里生活中的一些娇惯的小毛病和对于饮食的挑剔,却在那一日,救了她自己。

    季含贞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再次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却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

    窗子外透进来暗蓝色的光,她来时还是中午,但这会儿竟然已经天黑了。

    房间里好像还有别的人,她想要起身,想要看清楚,却又没有什么力气,手脚都软绵绵的,像是睡得太久压的四肢发麻了一般。

    “你把她弄来,不怕徐先生到时候找你算账?”

    “徐先生什么漂亮女人没见过?再说了,徐先生对她已经没兴趣了……”

    说话的人,好像是李肃,这个认知,像是一根生锈的粗硕的铁钉,瞬间就狠狠钉入了季含贞的脑髓,她下意识要坐起身,但身上却没半点力气,季含贞想起了自己喝的那半杯果汁……

    “人好像醒了?怎么这么快……”

    “过去看看。”

    季含贞下意识闭上了眼,躺着一动不动。

    两人似乎在她床边站了很久,季含贞藏在被子下的两只手攥的死紧,掌心密密麻麻都是细汗。

    “别耽误时间了。”

    “行。”

    两人说完就转身出了房间,季含贞缓缓睁开眼,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漆黑。

    没有开灯,也没有人,季含贞试着动了动身体,好似比方才又稍稍恢复了一点体力。

    她没有再乱动,默默的积攒体力。

    隐隐,似乎能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季含贞此时心底翻来覆去想的却是,李肃,为什么要对她做出这样的事。

    有门锁转动的声音忽地响起,季含贞的睫毛骤然颤了颤,她再一次,缓缓闭上了眼,装作仍是昏迷不醒的样子。

    ……

    京都,医院,急救室外。

    “必须要封锁燕州这次车祸的所有相关消息,谁敢泄露出去分毫,我要他好看。”

    徐老太太积威深重,她这些年不怎么过问外面的事,但只要她过问的,就连徐竟山都得小心翼翼的回话。

    “是,只是燕州现在情况凶险,还在抢救……”

    “正是因为他现在情况凶险,所以更要封锁消息,你不会不知道如今长宏实业是靠谁撑起来的吧?你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儿子加起来也抵不过燕州一半的能力,你最好祈祷他平安无事,咱们徐家能度过这一劫。”

    徐竟山不敢多嘴了:“是,我会吩咐下去的,还有新闻媒体那边我都会下封口令,您放心,不会传出去任何消息的。”

    “这次的车祸你要好好去查,还有燕州身边的人,必须全部换掉,他平日里甚少坐这一部车子,怎么偏偏今日去机场就正好坐了这一辆。”

    “现在得到的线索看来,是那辆肇事货车的司机醉驾加疲劳驾驶才会出的意外……”

    徐老太太撩起眼皮看了徐竟山一眼:“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你真以为这背后就没人推波助澜?”

    徐竟山是不太敢打这个包票的,几个儿子不是一母同胞,自然斗的乌眼鸡一般,尤其是徐燕州上面那个哥哥,更是一向对他不服气。

    “燕州这一段频频去澳城,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

    “好像是有这回事。”

    徐老太太刻板的脸就耷拉了下来:“红颜祸水。”

    突然飞来这样的横祸,徐燕州又是去机场的路上伤成这样,老太太自然满心的不高兴,顺势也就迁怒到了季含贞的身上。

    “等燕州醒了,让他们断了,他的婚事也该张罗起来了。”

    徐老太太说着,就听到走廊里此起彼伏的脚步声传来,她抬头一看,却是徐家的几位少爷闻讯纷纷赶来了医院。

    好在这是徐氏旗下的医院,这样大张旗鼓的也不会传扬出去,但徐老太太的脸色仍是十分难看,她尤其盯着徐燕淮和徐燕城看了好几眼。

    兄弟俩却一脸急切担忧:“燕州怎么样了?听说是伤到了头,医生那边怎么说……”

    徐老太太却稳如泰山:“就算是他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我老婆子也会把他给拉回来。”

    “有祖母坐镇,我们自然就放心了。”

    徐老太太不再说话,只是盯着急救室那边的动静。

    徐家其余几位少爷,也都安静下来,但彼此却会时不时的小心交换一下眼神。

    人人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除却与徐燕州一母同胞的徐燕川是真切的焦灼担忧之外,其余人心里想必更多的,还是盼着徐燕州下不了手术台的好。

    ……

    澳城,洲际酒店。

    守在房间外的几人,渐渐觉出了一些不对,门内隐隐传出的动静怎么听都有些怪异。

    而果不其然,下一瞬他们就听到了男人的一声惨叫。

    几人对望了一眼,顾不得其他,赶紧开了门,室内一片狼藉,季含贞伏在床侧的地毯上,身上衣裙几乎被撕扯成了碎片,而那个男人,正捂着脸,痛苦的在地上惨叫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