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其他小说 > 总裁,小少爷要开碰碰车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生个孩子?
    察觉到了古锃朝他看过来的揶揄眼神,陈乐阳叹了口气。

    他觉得他家大总裁在试探他的底线!

    有所偏爱不是不可以,但是,有哪个小叔会把自己的大侄子伺候得这么细致?

    这不是摆明了想让别人往歪处想么!

    “切,小动作倒是没少做。”

    陈乐阳撇撇嘴,想着今晚回了家,一定要跟他的大总裁好好说道几句。

    他还想多玩几天呢,要是一来就被扒了马甲,多无趣。

    拿着东西在一群人若有似无的眼神中回到了自己的工位。

    陈乐阳没有立马开吃,而是先拿起了手机。

    [阳阳爱吃,草]:老公,你不是在开会吗?

    发过去信息,才打开了袋子把吃的拿了出来。

    千层选的是他喜欢的芒果加阳光玫瑰。

    入口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味道。

    吃下第一口的时候,谢刃钊的信息就回了过来。

    [爱,吃草的阳]:好吃吗?

    [爱,吃草的阳]:石榴。

    陈乐阳想象了一下大总裁开国际视频会议的时候,拿手机给他回信息的样子,有些想笑。

    [阳阳爱吃,草]:还没吃呢,好大一盒,留你一半好不好?

    [爱,吃草的阳]:你要是留得住的话。

    [阳阳爱吃,草]:高看我了吧!又是蛋糕又是咖啡,还这么大一盒子石榴籽儿,我吃得完才怪呢。

    会议室的谢刃钊不禁眉眼微挑,原来是吃不完,才想着留给他一半。

    小没良心的。

    [爱,吃草的阳]:吃不完拿上来放办公室的小冰箱里,留着晚上带回去当零食。

    水果类的一般他不会过多去约束,本来小孩儿就不太爱喝水,多吃点水果对他身体有好处。

    陈乐阳咽了嘴里的蛋糕,叼着勺子双手给他回信息。

    [阳阳爱吃,草]:嗯嗯,差点忘了四毛也爱吃石榴籽儿,那我留着回去给他也吃点。

    [爱,吃草的阳]:那你还是拿上来给我吃吧。

    好吧,现在已经沦落到要跟狗子争宠了。

    大总裁神情有些一言难尽。

    视频那头的海外领导层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瞬间说话都没了底气。

    谢刃钊挑眉看了视频里的人一眼,薄唇一挑。

    吐出了两个字。

    “继续。”

    说完,仍旧靠在了座椅上一只手轻敲着桌案,一只拿手机看信息。

    [阳阳爱吃,草]:哈哈,四毛都没你这么幼稚!

    谢刃钊眉头皱得能夹蚊子,底下的人开始战战兢兢。

    [爱,吃草的阳]:再拿我跟一条狗比,我就把它炖了给你当零食。

    陈乐阳收到信息的时候差点就笑出了声。

    还好及时掩住了嘴,不然又要引起这一楼人的注意。

    [阳阳爱吃,草]:好啦好啦,只给你留,你好好开会吧,我不跟你说了哦。

    说不说了就不说了,陈乐阳放下了手机专心吃起了他的爱心下午茶。

    一下午,在古锃的指导下,陈乐阳勉勉强强算是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只不过仍不能独自操作。

    下班的时候,也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跟几个同龄的男同事熟悉了个七七八八。

    男人跟女人不一样,即便是好奇,也没有那么八卦。

    至少在还没有完全熟透之前,他们不会轻易去试图打听陈乐阳的真实身份。

    所以陈乐阳跟他们相处得还算是融洽。

    等到都完成了手里的工作的时候,陈乐阳确实有些想要请大家吃饭的想法。

    可是有好几个各自都早已有约,便只能推到了下一次。

    一同进了电梯的时候,一个叫秦虎的男生问道:“乐阳怎么回去?你不等……你小叔?”

    陈乐阳忍笑到肚子痛,他不知道公司内部传播渠道到底有多厉害!

    这才半天,人人都知道谢刃钊是他“小叔”了。

    不知道他的大总裁有没有听到这个会让他“惊喜”的传闻。

    可面上,陈乐阳还是故作不熟似的说道:“我哪里有资格等他一起回去?他当个总裁是日理万机,我只是个废物空降机,跟他走在一起,他估计得嫌弃。”

    古锃一下午跟他混得算是比较熟的了,听了搭着他的肩头笑道:“你确定会嫌弃?嫌弃到你一来公司,就请了整栋楼的下午茶吗?”

    那这嫌弃倒是可以多来点。

    陈乐阳耸耸肩,挑眉道:“老板有钱任性,跟我可没关系。”

    “的确是有钱就是任性,什么时候我也可以这么任性啊!”

    一旁的秦虎不无感慨。

    “我们总裁真的是年少有为的典型,32岁的年纪拥有了省城最牛的集团公司,富豪榜年年排名第一,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有没有?!”

    还没有人在陈乐阳面前这么直接地表示过对谢刃钊的崇拜,乍一听,他还满心眼都是一种自豪感。

    这么优秀的男人是他的,可不得自豪一下么。

    一自豪就有点飘,哈哈着说了一句:“那是,他赚钱能力那可是没话说的,毕竟家里还有一个难养的。”

    说完就觉得自己好像说漏了什么。

    还没来得及补救,就听到秦虎嚷了一嗓门。

    “总裁家里有人了?”他倒是十分会挑重点。

    “我从来没见过总裁跟那个女人亲近过,还以为他……额,原来家里早就藏了一个。”

    古锃在听到这个话题开始的时候,就觉得不该继续往下说,可还是没来得及阻止秦虎。

    这种话题,不是他们这种职工该去了解的。

    况且,他总觉得陈乐阳跟总裁的“叔侄”关系还有待探究,还是不要在他面前太放肆地去提总裁得好。

    古锃:“藏没藏也不是我们该去过问的,虎子,你真是个虎子!”

    话一出口,陈乐阳就觉得古锃才是个明白人。

    有些东西看破不说破,才是为人处世的最佳方式。

    秦虎被古锃这么一提醒,也反应了过来。

    略微尴尬地看了陈乐阳一眼。

    陈乐阳:“其实也没啥不能讲的,你们也说他32了啊,家里有个人不是很正常吗?”

    反正他也没有说家里的是个什么人,太过遮掩了反倒让人起疑。

    古锃应和道:“那是,寻常人家这个年纪也早到了被催婚的时候,何况是总裁这样的成功人士。”

    “嗯呢,不说这些了,”秦虎转移话题挽救了一把自己,“我先走了哦,我女朋友还在等我一起看电影。”

    古锃也说道:“我也先走了,乐阳一个人回去有问题吗?”

    “能有什么问题,你们走吧,别耽误了约会。”

    陈乐阳跟他们挥挥手,看着他们走远了,才停在了公司门口不动了。

    他才想起来他今天是被徐勇接过来的,要想回去,要么打车,要么叫林叔过来接。

    总是让林叔来接他也会觉得不好意思,想了想,他又转身拐了回去。

    前台的小姐姐还没下班,看到他又想帮他去刷电梯,被他抬手制止了。

    他把留给总裁大人的那半盒石榴籽儿给忘在23楼了,先去拿一下,再走一层上楼也可以。

    上了23楼,零零散散还有几个没走的。

    见着了他也都还能比较自然地跟他打个招呼,陈乐阳很满足。

    他要的就是这种不尴尬的相处方式,即便不想跟他走得太近,不要排斥他就行。

    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那半盒子石榴籽儿,他才推开了楼道的门,打算走上去。

    刚走到了23楼和24楼拐角的位置,就听到了谢刃钊低沉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楼道响起。

    害他还以为大总裁在他身上放了定位追踪器,这就发现他了。

    仔细一听,原来只是在打电话而已。

    只不过,打什么电话,需要他一个大总裁躲到楼道里来打?

    陈乐阳微微拧了眉。

    “这话我真的不想再听了,妈。”

    原来,又是谢母的电话。

    谢刃钊的声音里难得的有些不耐烦的意思,这种情绪在他这里其实是很少见的。

    下一句话,陈乐言就知道这种情绪是从何而来。

    “妈,您想抱孙子我理解,明朗不是已经稳定了?再过几年季敏玩够了,让他们给您生就是,我以为您不用再想着我这里。”

    万变不离其宗的催婚而已。

    陈乐阳告诉自己淡定一点。

    “我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妈你为什么总是不明白呢?不是他的问题,就算没有他,我也不可能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生孩子,那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的不负责。”

    谢刃钊这些话也许已经说了无数次,所以他开口的时候,似乎都有一种娴熟掺在了话语里。

    尽管知道他每次都是拒绝的,陈乐阳还是微微敛下了眉眼,抿了抿唇。

    “这话您觉得真的有意义吗?”

    谢刃钊有些无奈的声音在这空荡的楼道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我跟他在一起这几年,您难道不知道他眼里容不得沙子?那您认为,我去跟他说,我要找个女人生下一个孩子,然后就能跟他毫无负担地结婚,他会同意吗?”

    生个孩子……吗?

    陈乐阳抓着盒子的手指有些不受控制地收紧,听到一丝塑料折断的声音慌忙又松了手指。

    ……这种电话,谢刃钊到底还接到过多少次?

    他们又在电话里提到过多少次孩子这个话题?

    陈乐阳他知道不该生谢刃钊的气,却还是因为一再被提起的“孩子”两个字而有点不能自控。

    他有了孩子就能……跟他结婚?

    可……他们是不是忘了。

    不想结婚的,明明是他陈乐阳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