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其他小说 > 总裁,小少爷要开碰碰车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谁发明的“走后门儿”这个词?
    打断了谢总裁准备又从外到内把人再了解一次的想法。

    陈乐阳说道:“可是我上班就那四个小时,上午我呆在这儿?会不会后门走得太明显?那我们这关系还怎么保密?”

    他想要到楼下去不就是不想让人看出来他是走后门的?

    艹……“走后门儿”这个词是谁发明的?

    他岂非就是……实实在在的走后门的!

    这词儿用在他身上,简直就是量身定制般的合身!

    是不是有点太过真实?

    谢刃钊笑,他其实心情还不错。

    因为陈乐阳的突然愿意回公司。

    “你都愿意回来公司上班了,那关系保密不是说给我们自己听的么?走后门与否有什么关系?你难道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回公司上班,关系被看出来不就是时间的问题。

    况且陈乐阳也知道,他谢总裁不可能在公司做到对自己的老婆视而不理。

    陈乐阳吐吐舌头,这点小心思倒是轻易地被谢刃钊看出来了。

    最近,他确实是开始觉得他的任性有些对谢刃钊不公平。

    在一起这几年,谢刃钊给的疼宠并没有很刻意,却能让他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自己是被他放在心上的。

    而自己却连个“名分”也不愿意给他,似乎真的说不过去。

    “所以,只要我脸皮够厚,能顶着总裁小情人的身份面不改色地去楼下摸鱼?”

    谢刃钊眸色微沉。

    总裁的小情人,不错的称谓。

    但他更希望在办公室是无证小情人,回到家里是有证的总裁夫人。

    只不过这事儿还不能操之过急。

    谢刃钊:“还没开始上班,就想着摸鱼,还是当着老板的面,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一双手在陈乐阳来时随意换上的一件羊毛衫底下钻了进去。

    “那……老板要惩处一下这个嚣张的员工吗?”

    陈乐阳决定从善如流地给些甜头给他的大总裁尝尝。

    大总裁满意地笑了,抵着他的额头说:“惩处方式由我来定?”

    陈乐阳:“那是自然,既然是惩处了,我哪里还有话语权?”

    大总裁撩起他衣服的一角递到了他嘴边。

    “那就,一会儿把衣服咬紧些,可千万别让人听见什么不该听的。”

    ***

    对于有一个叫陈乐阳的将要毫无征兆地被塞进23楼品宣部工作学习的这一消息,23楼的众人表面上没有一点波澜。

    特别是在徐特助亲自把人领导了经理办公室的时候。

    陈乐阳觉得他们的戏演得有点过了,像是有人给他们开过了会的。

    正常任何一个部门,空降来一个不知道背景的人说是工作学习,怎么着也得有了个人好奇地看上两眼才对。

    眼下这些人却个个规矩地做着干自己的事情,连余光都没有飘过来一下。

    简直就是直接告诉陈乐阳,有人交代了他进到23楼的时候,所有人都不能有任何多余或者不多余的反应。

    这种情况也间接导致,近来表演欲望有点强烈的陈乐阳觉得自己的才华无处施展。

    太假了。

    陈乐阳跟着徐勇进了办公室,心里暗暗吐槽道。

    品宣部的经理也姓陈,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

    看到徐勇领着陈乐阳进来的时候倒是还算有了些正常反应。

    把门关上的时候,直接问了一句:“小少爷可以先到部门各处走动一下,对哪方面感兴趣了我再安排人带您。”

    陈乐阳暗暗腹诽。

    上午他才在办公室被大总裁压在休息室的门页上狠狠地“职场黑幕”了个够,下午就体会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职场黑幕。

    万恶的资本家!

    被欺负得水灵灵的陈乐阳内心那点正义的火花不甚亢奋地滋滋了两下,然后又沉寂了下去。

    毕竟,他也是资本家的家属。

    陈乐阳:“陈经理不用这么客气,我就是过来学习的,你就当我是个普通员工就行,不用特殊照顾。”

    陈经理睁着眼说瞎话:“没有什么特殊照顾,新员工入职都是有人带的,这点小少爷不用放在心上。”

    天知道整栋大楼都从来不招不能独立完成工作的员工!

    都这么说了,陈乐阳也不能再客气,反正他现在在他们眼里,就是个谢总裁家那个亲戚的小公子过来体验生活的。

    再怎么说,也没人敢跟他不客气。

    陈经理看他没有其他的意见,就开门叫了个年轻的小伙子进来。

    介绍道:“这是古锃,之后就由他来带您。”

    古锃看着还挺精神小伙,寸头高个,年纪应该比陈乐阳大不了几岁的样子。

    陈乐阳:“你好,今后请多关照。”

    古锃一笑,一口大白牙就这么晃了陈乐阳的眼。

    “不客气,是我得请小少爷多多关照才是。”

    这应该是陈乐阳听到过的最直接的奉承。

    可古锃说出来这话,不显得虚假和矫情,让人不会心生反感之意。

    徐勇看事情都安排清楚了,便跟陈乐阳说:“那我先到楼上去了,总裁下午还有个国际会议要开,不出意外的话,您下班的时候会议刚好也会结束,您看是同总裁一起回去还是?”

    陈乐阳摇摇头:“让他自己回去吧,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要是认识了几个同事,说不定还要出去聚个餐什么的,带着他可不方便。”

    ……

    徐勇低头有点憋笑的意思。

    总裁也有别人嫌弃的一天,他不能笑出声。

    陈经理在一边更是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倒是古锃还自然一点,说道:“那我现在带你去到处看看吧,品宣大多都是年轻人,大家在一起确实会玩得来一些。”

    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对,尴尬道:“我不是说总裁不年轻哦,就是高位之人再年轻也显得老成,不好靠近。”

    “哈哈,”陈乐阳笑,“老成吗?我觉得还行啊。”

    有时候甚至觉得那人还有点幼稚。

    说完看了一眼时间,冲着徐勇说道:“徐哥你先上去吧,他该开会了,有事我会打你电话的。”

    徐勇点头就离开了,楼上的会议只怕是已经开始了。

    等人走了,陈乐阳才又对陈经理说道:“经理真的不用太把我当回事,我……小叔就是比较小题大做,我说了不让兴师动众的,他偏不听,搞得我现在走到哪里都像是微服私访似的,尴尬得很。”

    “所以大家做自己的事就可以,我有古锃带着就行。”

    这个“小叔”的梗看来是要用上几日了,等他们适应了他这个空降“大侄子”之后,吃瓜吃得顺理成章了,再给他家大总裁正名也不迟。

    ***

    “你真的是总裁的侄子?”

    走出了品宣经理办公室,古锃直来直往的性子还是让他没忍住问了出来。

    他也知道总裁只有一个亲弟弟,陈乐阳又不跟总裁一个姓,难道是表亲家的孩子?

    陈乐阳笑,边走边看了下23楼的布局,跟24楼没有太大区别,除了经理办公室比楼上的总裁办公室格局要小些。

    陈乐阳:“那么较真干什么?是他的侄子还是他的其他什么人,会改变你们对我的态度?”

    还不是一样的要把他当佛一样供着了。

    古锃了然地点点头,耸肩道:“人总有点好奇心呗,不过也是,反正你是总裁带进来的人,具体是谁还真没有什么区别。”

    古锃这性格陈乐阳喜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刻意的阿谀奉承。

    陈乐阳:“所以啊,何必庸人自扰呢。”

    两个人把23楼角角落落都逛了一遍,期间总算是有几个人探了探脖子看了他几眼。

    陈乐阳这才觉得正常了些。

    当然,就算都不正常他也不是很在意,毕竟他不能强迫别人对他这个空降兵放下戒心。

    往陈经理给陈乐阳安排的工位走去的时候,迎面走过去了几个年级较轻的男男女女,陈乐阳无意间看了一眼。

    觉得其中有个女孩子的身影有些熟悉。

    拧眉想了想,才记起来,好像是那会儿在母校看到的迟彦的妹妹?

    “他们是实习生?”

    陈乐阳猜想了一下。

    古锃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点点头说:“是的,带绿色工牌的都是实习生。怎么,有认识的人?”

    算不上是认识,只不过就是让他有些好奇。

    迟彦自己那么大个公司,怎么还需要让他妹妹到别的公司来实习?

    陈乐阳:“有个面熟的,肯能看错了。”

    晚点他在去问问允宝看他知不知道迟彦那边什么情况,眼下不是时候。

    古锃带他认了工位,然后就领着人去12楼的后勤部那里领了些办公用品。

    再回到回到23楼时,发现整个楼层没有了刚刚他们下去时的那种肃静。

    推门走进去才发现,人手一杯卡布奇诺外加一个千层蛋糕,满面喜色地细声交谈着。

    “什么情况?”

    古锃有点懵。

    要知道他们部门的经理年龄跟他们不在一个阶段上,处事方式也比较死板,从他到公司来至今,都没有安排过一次下午茶。

    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会儿一个女孩子提着他们两个的份走了过来。

    递给了古锃一份,剩下的一份口袋不太一样的递给了陈乐阳。

    有些兴奋地说道:“总裁请喝下午茶,整栋楼都有哦。”

    说完,还笑眯眯地看了陈乐阳一眼。

    陈乐阳接过了那口袋,就知道跟其他人的不太一样。

    手指掀开袋口看了看,除了大家都有的两样,他的口袋里还有一盒剥得整整齐齐的石榴籽儿。

    石榴他最爱吃,可从来都不愿意自己剥籽儿。

    所以谢刃钊已经养成了把石榴剥好了送到他嘴里的习惯。

    即便送不到嘴里,也一定会剥好了递过去。

    这明目张胆的偏爱,任谁一眼就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