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其他小说 > 总裁,小少爷要开碰碰车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要被小叔打屁股的!
    灭没灭得了火,陈乐阳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不想再去回忆了。

    怎么说呢,就教训是惨痛的,历史应该被铭记。

    吃完早饭,他给林允打了电话问画展的筹备情况。

    大体都是没有问题的,场馆确定了以后,其他的一切准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林允这几天忙是真的忙,但是心情也是入耳能听出来的好。

    陈乐阳:“所以,这几天的准备工作,都是迟彦陪你做的?”

    刚才他在林允嘴里听到了好几次迟彦的名字,总觉得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这两个人之间已经悄然地发生了些什么。

    林允被他这一问,又有些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了。

    陈乐阳一想,好像第一次听林允这么支支吾吾时,是那天他被大总裁在赛车场抓包带回来以后。

    林允打电话给他时,他问林允是怎么回去的。

    那会儿的允宝也是这么支支吾吾的。

    可惜那会儿陈乐阳没太在意。

    “别跟我嗯嗯啊啊的,我又不跟你上一张床,你嗯啊个什么劲儿?”

    陈乐阳出口就是个有颜色的腔调。

    “老实交代!你跟迟彦,到哪一步了?”

    林允糯糯道:“什么……到哪一步?”

    “就是裤子脱没脱!”

    陈乐阳直接一记直球,差点把乖宝宝林允擂晕了。

    憋红了脸好半天才说道:“皮带都没拉开,满意了吗!”

    “哟,还知道要拉皮带了啊?”陈乐阳贱兮兮地笑道,“你不会是力气太小扯不开卡扣,才没脱得掉裤子吧?”

    “喜羊羊,你够了哦!”

    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何况林允也还是个宝宝!

    “哈哈哈!这不会你以后的必修课吗,害个什么羞?”

    陈乐阳乐了,允宝急了,是个好现象,说明迟彦的追求之路还有希望。

    林允怕了他的浪荡样儿,只好转移话题道:“你在干嘛?要出来玩吗?”

    陈乐阳这会儿已经趴回了他的大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敷面膜呢。”

    敷面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林允好奇。

    “你不是说你这张脸天生丽质难自弃,不要那些虚里吧唧的东西吗?”

    陈乐阳撇嘴,含含糊糊地说道:“脸是不需要,可屁股要啊。”

    “……”

    他又听到了些什么不该听的了?

    林允觉得每次给陈乐阳打电话,总要刷新他的世界观。

    林允被陈乐阳逗弄了这么多次,也学会了点他的套路。

    转而用一种老成在在的声音说道:“好吧,或许世说的对,靠脸侍人是不能长久的,你的选择是对的!”

    “哈哈,”陈乐阳被他逗乐了,“说的倒也不错,但是起码脸也是个敲门砖是吧,在没敲开门之前,脸还是很重要的。”

    至于敲开了门之后,就可以不要脸了。

    “行吧,”林允笑,“你出不出来玩?我今天还有点时间,再过几天就要开画展了,可没时间陪你玩了。”

    陈乐阳想了想,昨晚他跟谢刃钊说了想上班,今天还是去公司跟他把这个话题聊完算了。

    不然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天拖一天的,会不会又不了了之。

    陈乐阳:“不去了,我打算要找个工作做做,再闲下去,我都要发霉了。”

    林允难得听他说想工作,自然不想断了他这点突如其来的念想,就没有继续约他了。

    又聊了没两句,两人挂了电话。

    陈乐阳撕了屁股上的面膜纸,又回浴室里冲了个澡。

    出来时,林叔在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阳阳少爷,先生让人来接您去公司上班,您准备好了吗?”

    “啊?”陈乐阳一愣,他昨天好像还没有说好啊,这人就给他下决定了?

    陈乐阳:“上什么班?我还没想好上什么班呢?”

    林叔:“先生说您去了就知道了。”

    神神秘秘的,陈乐阳只好快速地换好了衣服,随着林叔下了楼。

    大厅里等着的是徐勇,陈乐阳这才想起来昨晚谢刃钊似乎说过要他做回总裁助理。

    徐勇还是特助,而他,做谢总裁的生活助理。

    生活助理的工作内容那人还没有定义,陈乐阳暂时抱的是观望态度。

    他是正正经经要去上班的,不是出于什么见不得人的私心!

    一路无话,倒是徐勇在后视镜里看到他车后座的准总裁夫人时不时用一种很难言的眼神瞟他几眼。

    看得他好几次差点闯了红灯。

    没办法,这个总裁夫人性子太跳脱,他怕自己一个不留意就……吃了亏。

    毕竟,他跟总裁的弟弟谢明朗是大学同学,谢明朗闲来无事没少在他面前渲染这个嫂子的不走寻常路。

    总的一个字就是……躲。

    没事千万要离他远远的。

    到了离公司还有几百米的地方,陈乐阳终于不再盯着徐勇看了。

    “在这里放我下来吧,你是总裁特助,被人看到我从你车上下来,我这后门走得有点明显。”

    虽然他知道这怎么看都是走后门进公司的,但也不想闹得满公司都知道这丢人的事。

    徐勇也没有坚持,在路边停了车把他放了下去。

    徐勇:“前台那边谢总已经交代了,您一会儿直接乘坐总裁专用梯上24楼就可以,会有人给您刷卡开电梯。”

    陈乐阳默了……

    这不还是开门开得很明显?

    算了,何必矫情!

    果然,一楼大厅进门的时候,陈乐阳就感觉到了四面八方扫过来的眼神。

    好在小少爷当了这几年,早就习惯了各种视线,便也淡定地随着迎上来的一个前台小姐姐直接去了电梯口。

    上了楼进门时徐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谢总正在开会,您可以先到办公室等一等他,休息室里备好了零食,都是您爱吃的。但谢总也交代了,不能多食。”

    当他是个孩子吗?还准备零食,是怕这24楼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他们未来的总裁夫人?

    陈乐阳耸耸肩,抬手让徐勇去忙自己的,不太在意地去了谢刃钊的办公室。

    打开休息室的门,果然看到了一堆的零食被放到了茶几上。

    “不让我多吃就少买些啊,买这么多不就是让吃的?”

    陈乐阳嘟囔着,挑了颗榛子味儿的巧克力拨了皮丢到了嘴里。

    满嘴的榛子味儿混合着巧克力的浓香充斥在他口腔里,让人心情好到不行!

    “是我喜欢的味道。”

    不知不觉地,就又多塞了几颗。

    等反应过来时,原本干干净净的垃圾桶里,已经多出了好几张巧克力包装纸。

    陈乐阳吐吐舌,弯腰捡起了几张塞进口袋里,打算出了门再找个地方毁尸灭迹。

    他爱吃巧克力,可是吃多了会稍微有些可可脂不耐受的意思。

    因此谢刃钊向来只允许他一次吃两颗算最多。

    这一没人看着,就超额了。

    要是让那人知道,禁巧克力一个月都是短的!

    “还好还好,还来得及毁灭证据!”

    陈乐阳自顾自地点点头,转身走出了休息室。

    谢刃钊还没有回来,徐勇也不在办公室,陈乐阳松了口气,悄悄开了门探出了头去。

    发现没有敌情,才窜出门匆匆地往茶水间走去。

    他知道茶水间的垃圾桶是最适合用来销毁证据的!

    从前那些秘书小姐姐可最喜欢在茶水间用下午茶,包装纸丢在那边的垃圾桶,绝对分不清是谁的东西!

    “诶诶诶,听说了吗?徐特助今天去替总裁接了个人,就是上次那个进到总裁办公室的小哥哥,据说是要给总裁当生活助理的,是我理解的那个生活助理吗?”

    陈乐阳刚到了茶水间外,就意识到听到了自己的八卦。

    刚刚的这个声音有点讽笑的意思,陈乐阳倒不是很在意。

    接着却有另一个声音替他在意了。

    “哪种理解,我劝你可不要乱说话哦。”

    “你没见徐特助之前拿进去总裁办公室的那袋子零食吗?光是那个就能看出来总裁对这个小哥哥的疼宠!你的用词可要注意了,别那么没眼色得罪了人,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又这么夸张吗?陈乐阳挑眉。

    “是啊,梁姐说的对,人是总裁交代徐特助去接的,东西也是总裁交代去买的,你什么时候见到过总裁对一个人这么上心过?”

    “丽丽,这话你真的得听姐的,咱们这24楼没有一个女人是不对总裁感兴趣的,但也仅仅只能是感兴趣,别的什么也不能有,懂吗?”

    陈乐阳发誓他不是特意过来听墙角的,只不过这么凑巧就听了些不该听的。

    整个24楼没有一个女人不对谢刃钊感兴趣?

    那这栋楼的另外楼层的女人呢?不会也全都在觊觎他的男人吧?

    这个问题,就有点严重了!

    “切,你们会不会想得太严重?不过是个男人,说不定只是总裁家那个亲戚家的小少爷,总裁照顾着些罢了,我不去主动招惹就行,还要躲着他么?”

    陈乐阳点点头,那倒也不必,躲着了我怎么让你看清你自己?

    茶水间里的八卦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陈乐阳怕谢刃钊开完会了要找他,不能再这么偷听下去。

    于是伸手随意打翻了茶水间转角花架上的一个小花盆。

    “哐”的一声,惊到了茶水间里聊天的人。

    第一个冒出头来的小姐姐一眼看到陈乐阳就愣住了。

    “你……”

    我的天,八卦八来了蒸煮,他们刚刚说的话不会被听到了吧?

    陈乐阳咧嘴一笑,弯腰把花盆捡起放回了原处:“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就是过来丢个垃圾!”

    说完,也不管那小姐姐是个什么表情,走进茶水间掏出了口袋里的包装纸丢进了垃圾桶里。

    转身要走的时候,忽地又回头看了几个人一眼。

    然后朝着其中一个脸色不太好看的女人,挑眉耸肩说道:“千万千万不要去总裁那里告状,说我偷吃了巧克力哦!不然我要被我小叔打屁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