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其他小说 > 总裁,小少爷要开碰碰车 >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我又不是只会花钱!
    “亲爱的阳阳哥哥~”

    季敏一开口,山路十八弯式的发音让陈乐阳的小身板抖了抖。

    整得弯成了雨伞把儿的陈乐阳都直了起来:“你……吃错药啦?”

    “……”季敏瞬间破功,“你怎么一点也不配合?照一般的剧本走,这个时候,你该叫我一声敏敏妹妹!”

    陈乐阳拒绝:“还是别了吧,我们这样也不会有结果。”

    季敏嘁他:“要什么结果,人生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享受过程?”

    话说的没错,但是……

    “那也得有命享受才行啊?”

    陈乐阳可以预见谢刃钊听到他叫季敏“敏敏妹妹”时的表情,绝对比喜羊羊它们吃的草还要绿。

    季敏:“得了,我知道你怂!”

    “你才怂!我这是对我老公的尊重!”

    陈乐阳觉得这个话题他可能会输,赶紧换了个话题。

    “你这是剧组的日子过得太舒服?不是拍的反季节的戏吗?怎么,穿着连衣裙在寒风中娇笑起来是不是无比冻人?”

    岂止是冻人,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根行走的冰棍。

    也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想的,大冬天的不拍穿貂的的贵妇人,偏要拍穿碎花吊带的校园小清新!

    取景都还是靠人工搭建!

    关键是,她竟然还脑抽地接了这戏?

    “哎……别提姐的伤心事。”

    一会儿妹妹一会儿姐,陈乐阳肯定这妮子是冻傻了。

    陈乐阳扬着眉毛跟她提意道:“其实吧,我觉得你可以带资进组,找个热带的岛屿去把这戏拍了,顺便就过了个冬。”

    “说得容易,”季敏叹气,“你以为我爸还真的想让我在这圈子里走到底吗?玩玩儿就算了,要真让我玩起来了,到时候还得想法子给我整下神坛,费劲儿。”

    “……”还整下神坛,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那你就继续坐在你的神坛上哭吧,我这个凡人要找乐子去了。”

    说着就要挂电话,他自己还郁闷着呢,哪里有时间跟这个大神仙扯淡。

    “诶诶诶,别啊!”李敏赶紧喊住他,“我给你找乐子!你过来我剧组玩呗!”

    陈乐阳撇嘴:“剧组有什么好玩的?”

    “这就不懂了吧?你来了就知道了!”李敏怂恿着,“你不是说生活就是一场戏吗?你那出戏只要演给你的大总裁一个人看,没有各色各样的观众,怎么会有长进。”

    “来了剧组你才知道什么叫戏!剧里剧外的,让你看够百味人生!”

    “可我……也不需要那么好的演技啊,”陈乐阳还是有点兴趣缺缺,“我在我老公面前哭都不需要掉眼泪的,完全没有长进的必要!”

    “……”

    这也是陈氏凡尔赛吧?

    季敏还想挣扎一下:“你不能这么没出息!男人要有自己的本事!”

    陈乐阳想了想,觉得有道理,然后又有了几分得意。

    陈乐阳:“我靠的岂不就是自己的本事!谁有我这种让谢刃钊死心塌地的本事!站出来我们比比!”

    季敏扶额,她戏间休息给他打电话,可不是为了听他这些本事的。

    季敏:“……我觉得,你对本事这两个字可能有些误解,你的本事其实还可以大一些,比如说,不要总粘着你的男人。”

    陈乐阳咧嘴:“你不觉得我粘着的这个男人不需要我有本事吗?要我长进,那不就是包饺子喂猪,多此一举?”

    季敏有想哭的冲动,这天,没法聊了!

    委婉一点约人显然行不通了,季敏只好摊牌。

    “哥~好哥哥!好吧,我其实就想让你过来探个班,剧组的东西太难吃了!我又不好出去找吃的,你给我带些好吃的过来呗!”

    陈乐阳刚好叼了颗小番茄到嘴里,咀嚼着腮帮子一鼓一鼓地问道:“那你不是该找谢明朗吗?他这个男朋友当来是干嘛的?”

    季敏叹气:“他那不是目标太大了嘛,一进剧组就得曝光,我还不想公开呢。”

    谢明朗怎么说也是谢氏的二公子,虽然没有在谢刃钊的公司上班,但稍微了解商界一些的人都认识。

    季敏本身豪门千金的身份就是公开的,被挖出恋情确实会引来各方报道,心烦人。

    “这样啊……”

    陈乐阳开门走出了卧室,下楼的时候就看了四毛向他冲了过来。

    摸了把四毛的脑袋,才回答季敏说:“我先问问我老公让不让我去吧。”

    于妈见他下了楼,把早餐端到了桌上,没有打扰他讲电话。

    季敏一听他还要请示,又想笑他。

    想想还是算了,别一会儿又耍脾气不来了。

    “行吧,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就在隔壁省,又不远,丢不了。”

    “知道啦,我确定了再给你回电话。”

    挂了季敏的电话,陈乐阳本来想立刻给谢刃钊打过去,可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先吃早餐。

    吃过早餐又带最近有点掉毛的四毛出去晒了晒太阳,补了补钙,才掐着谢刃钊早会开完了的间隙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陈乐阳就直接说:“老公,我想出去玩儿。”

    谢刃钊还坐在会议室里看下面提交上来的报表,闻言挑了挑眉,说道:“钱不够花了?”

    陈乐阳瘪嘴道:“不是,我又不是只会花钱!”

    对此,谢刃钊没有给他回应,陈乐阳也不恼,接着说:“要去的地方有点远,在隔壁省。”

    也就只有陈乐阳会把隔壁省说成有点远了。

    谢刃钊哪一次出门不是跨国的?去隔壁省走一圈也就几个小时的问题。

    但看在小孩儿这么自觉报备的份上,还是配合着说:“是有点远,那要不不去了?”

    “其实也不是很远!”陈乐阳一听他这么说,立马改口,“就是我驾照还没拿到呢,你给林叔安排活了没有,没有的话我就请他开车送我去。”

    小孩儿这么乖,不答应似乎都有点不是人。

    谢刃钊在最新的一份工程合同末尾签了个字,递给徐勇,才对着电话说道:“林叔手上的事可以放一放,你查下隔壁省气温,多穿件衣服。是去找季敏?”

    “是啊,她叫我去探班,老公你怎么知道?”

    陈乐阳听他答应了,立刻穿着脱鞋哒哒哒地跑到房间去找了件毛衣出来。

    “听明朗说提过她在隔壁省拍戏,她不让明朗去探班,倒是让你去。”

    “那当然!”陈乐阳有点小骄傲,然后又卖着乖说,“你在羡慕我们这‘妯娌’关系的和谐吗?”

    谢刃钊眉眼微微扬起,嘴角都是笑意。

    “你这定位倒是很精准。”

    能不精准么,稍微有一分毫的误差,都得被好好教训一顿。

    落实了可以走的事项,陈乐阳懒洋洋地又趴回了他的大床上,嘟囔着说:“老公啊,那你顺便再给我打点钱呗?”

    谢刃钊笑他:“刚不是还说你又不是只会花钱?”

    陈乐阳翻了个身看着他有星空灯的天花板,为自己辩解。

    “那不一样啊,产检是产检,我这会儿是去探班的,总不能太寒酸乐对吧,空着手去岂不是会给你弟妹丢面儿嘛!”

    说得还挺有道理。

    谢刃钊示意一旁候着的徐勇给陈乐阳转钱,边说:“我让徐勇给你转过去了,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陈乐阳:“知道啦,老公么么哒,我会想你的!”

    说得真像是要出远门一样。

    陈乐阳达到剧组的时候,季敏正在拍一场室内的戏,季敏的助理出来接的他。

    陈乐阳让人把从三公里外一家知名甜品店带过来的甜品和奶茶分了下去,带上季敏的名字,想着给她刷刷剧组好感度。

    这福利来的突如其来,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小兴奋。

    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小姑娘,更是围着季敏一个劲儿道谢。

    这家店的甜品排队买最少都要一个多小时,他们在剧组忙得头大,哪里还有时间去排队。

    “托了敏姐的福了,奶茶竟然还是温热的!”

    “可不是,我知道要来这边跟剧组,老早就想去吃这家甜品了,可惜时间上不允许。”

    “敏姐,这小哥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长得好清爽好帅气!”

    季敏下了戏正在补妆,听这一群跟组的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说着好话,有些想笑。

    看着早前还说不感兴趣的陈乐阳在拍摄区域这摸摸那看看,挑眉道:“小哥哥可是有主的人,不要乱讲,我可不想被封杀哦。”

    “哇!”小姑娘们捂嘴震惊,“谁能封杀敏姐?夸张了吧。”

    季敏笑而不语。

    一点也不夸张,那人搓搓手指就能把她碾碎了丢进尘埃里。

    不然怎么会那么放心让他老婆过来探她的班,自信而已。

    当然,都说了剧组是个大剧场,有人捧,自然就有人踩。

    这不,季敏刚补完妆,这部戏的女主就抱着胸走了过来。

    出口就是阴阳怪气的嘲讽。

    “季大小姐果然是出身豪门,随便一个探班的就能封杀你,这要换成我们这种草根,一不小心得罪了谁,岂不是会分分钟被查无此人?”

    季敏抬眼看了这女人一眼,觉得抬杠的兴趣缺缺。

    何若依,CJ娱乐公司的“头牌”女星,若是说她还算是草根的话,那底下那些四线五线的,可就真的连拖草根的泥都不算了。

    季敏并不是很想理会这女的,她不过是觉得季敏一个女二这么大派头,抢了她的风头罢了,季敏犯不着跟她置气。

    只不过,在看到陈乐阳一脸好奇而八卦地走过来的时候,季敏又有了些跟人盘旋的兴趣。

    “查无此人倒是不至于,毕竟若依姐这几年的风头那么盛,abc站里数不尽的拉郎配视频我估计是删不尽的,顶多也就是作品下架,代言被下,再无戏可拍罢了。”

    季敏说的轻巧,在娱乐圈混的人,哪个听到下架这些词不会变了脸色的?

    她却说得好像不过是小学生忘记带红领巾扣个分似的。

    怎么能够不惹人更加心生火气。

    “我就说这娱乐圈是资本的世界,动不动就说让人无戏可拍,季大小姐这牌面可真大。”

    何若怡在娱乐圈生存了这么多年,最是知道营销号有多喜欢断章取义,眼下这话但凡让有心之人拍了个一星半点,季敏都要为她的猖狂付出代价。

    季敏笑了笑,这种小计俩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只不过看到陈乐阳走了过来,无心再跟她纠缠,便直接不去理会这人的挑衅了。

    陈乐阳几步之外也算是听了个大概,面上没什么反应,只看了何若怡一眼,走到季敏身边问她:“你一会儿拍的什么戏份?”

    何若怡一番挑衅却得了个没趣,又确实有些忌惮季敏口中描绘出来的陈乐阳背靠着大资本方的形象,见陈乐阳过来,便抱着胸面色不愉地走开了。

    季敏根本没关注她的动向,指了指外景的一辆人工造雨的洒水车,对着陈乐阳耸了耸肩。

    “喏,雨中漫步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