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阁 > 其他小说 > 总裁,小少爷要开碰碰车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我怕你到时候骂我是个败家爷们儿!
    两个人又是一阵傻乐,拖动着进度条专挑季敏的镜头看,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更新完了的剧集都看完了。

    剧一看完,陈乐阳就摊在沙发上不想动了。

    季敏看了他一眼,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对了,我刚听你说星期二约了个制片人谈剧本合作,是哪个制片人?我看我认不认识。”

    季敏怎么说也是娱乐圈的人,加上自家的背景,对娱乐圈稍微有些名气的制片人都还有些了解。

    陈乐阳歪着脑袋想了想,不太记得邮件里有提制片人姓名,就眨着眼睛看着季敏说:“没见过的,好像是姓胡。”

    “姓胡?”季敏一听皱了皱眉头,“胡波?”

    陈乐阳有些尴尬,他确实不知道那人叫什么。

    “具体叫是什么,我还真不清楚,他邮件里就说他姓什么了。我之前不是随便找了几个制片人投了剧本大纲嘛,可能他就是其中一个吧。”

    季敏听得目瞪口呆,被陈乐阳的心大给惊到了。

    这身份都还没核实呢,就是约人去看剧本,也不怕被骗。

    这么想着,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陈乐阳。

    季敏:“你要不还是让大哥有时间了再陪你一起去吧,先不说这制片人的身份是真是假,至少我知道的有点名气的姓胡的制片人就胡波一个,据我所知,这人可不是个什么好人。”

    陈乐阳被她这么一说,有点茫然:“啊?至于吗?我一个男人,能有什么让人图的?”

    “男人怎么就不能让人有所图了?”季敏翻了个白眼,提醒他说,“大哥现在不就是图的你是个男人吗?”

    “……”陈乐阳无言以对,只能感叹,“贵圈这么乱的吗?”

    “你以为满天飞的潜规则新闻是假的啊?”季敏瞪着眼睛看他,叹道,“想不到你还挺单纯!”

    单纯是什么东西?跟他有半毛钱关系吗?

    “那你一个女孩子不是应该更加小心?”

    季敏耸耸肩,撇嘴说道:“我不怕啊,我的背景他们清楚得很,谁敢动我啊?”

    陈乐阳表示不服气:“那我也有背景啊……”

    季敏瞅着他翻了白眼:“是,你是有背景,你这背景比我的还大呢,可是谁又知道啊?你让谁知道了吗?”

    季敏之前还觉得奇怪呢,按理说以谢刃钊对陈乐阳的疼宠程度,被记者拍下他们两个亲密的时刻应该不在少数,可却从来没有被爆出来过。

    那就只能说明,那些新闻都被大总裁切断了传播途径。

    以谢刃钊的脾性看来,他是巴不得让记者曝光他们的关系的。

    那么很明显,不让关系曝光的,肯定不是谢刃钊,而是眼前这个玩性很大的总裁夫人了。

    陈乐阳无辜地对着季敏眨眨眼,对此无话可说。

    不过还是承了季敏的好意,说道:“我先看看吧,如果星期二他不忙,我就让他陪我去。”

    季敏也就是提醒他一下,不打算过多干涉他的决定。

    于是也就点了点头,不多说了。

    ***

    季敏说的话还是引起了陈乐阳的重视的。

    在她被经纪人一个电话叫走了以后,陈乐阳特意去邮箱里看了看,然后发了个信息确定了一下制片人的信息。

    半个小时之后他收到了回复,还真是一个叫胡波的制片人。

    陈乐阳也有点犹豫要不要跟谢刃钊提这件事。

    可是直到晚饭时间,谢刃钊都没能从书房里出来。

    陈乐阳吃着饭,给谢刃钊把菜温好了,就牵着四毛出去散了散步,回来就把这事儿忘到了脑后。

    等到了星期二,再一想起来的时候,谢刃钊已经回了公司上班,忙得不可开交。

    陈乐阳思来想去,觉得他跟允宝两个大男人一起去,总不至于还别人占了便宜。

    于是在预定好的时间,他让林叔开车带他去接了林允,再转到了约好的茶楼。

    下了车,陈乐阳跟林叔说:“林叔,你还有其他事要做吗?没有了的话就在这里等我好不好?我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省得你来回跑了。”

    林叔一下午本来就只被谢刃钊安排了给陈乐阳当司机,当下就答应他不走,在门口等他们。

    陈乐阳这才心里安稳了些。

    领着林允上楼的时候,还提醒林允说:“允宝一会儿保护好自己,别给占便宜了!”

    林允莫名其妙,就是过来谈个剧本,还能让人占便宜?

    他有什么便宜可占的?

    事实证明,林允确实还是太单纯了。

    在看到那长相就有点猥琐的制片人第三次想要去摸陈乐阳大腿的时候,他咳嗽一声,把桌上的茶杯打翻了。

    茶水流了一桌子,顺着桌沿滴到了那姓胡的的西装裤上。

    然后林允惊叫了一声:“哎呀,不好意思!手滑了!”

    林允朝忍着还没动手的陈乐阳眨了眨眼,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陈乐阳想笑,他怎么没发现林允最近变得这么皮了。

    “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陈乐阳配合着林允演戏,虎这个脸呵斥林允,然后跟胡波说道,“不好意思啊胡制片,要不您去洗手间清理一下?”

    那姓胡的瞪了林允一眼,挺起肥硕的肚子就去了卫生间。

    人影刚离开,陈乐阳就对着林允竖了个大拇指。

    “可以啊允宝!长进了!不过你刚才怎么不换杯开水,这杯都凉了!”

    林允眨巴着眼说道:“哪里还能想这么多啊,我还想说你呢?今天怎么不炸毛了?他都那样摸你了!”

    陈乐阳塌了眉头,叹气道:“……我这不是想着,他也算是个有点名气的制片人嘛,闹僵了指不定以后给我使绊子,我可不想以后写的剧本都卖不出去。”

    林允一脸没脾气的样子,竟然也忍不住吐槽他说:“我真的是有点服了你了,有那么大座靠山不靠,非得走励志路线。”

    “你别说我啊,”陈乐阳一听就昂起脖颈,反驳道,“我这起码还靠人身上了呢,你那个呢?追着你屁股后边跑,你不停脚就罢了,还得给人放个屁尝尝!”

    “……”

    这话说出来怎么感觉有味道,林允想着想着就“噗嗤”一声乐了。

    然后两个人就乐不可支地笑成了一团。

    “别笑了!赶紧走!”陈乐阳好不容易缓下来,收好了剧本推着林允就往外走“上车可别再说这些,让林叔听了又得告诉谢刃钊,那我今晚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知道啦!”林允点头答应着,“可你这‘工作’环境看来真的有点乱,要不你还是换个行当?”

    陈乐阳呵呵一声,怼他说:“哪个领域不乱?你家迟总还等着‘潜规则’你呢,那就不叫乱?”

    “……还能好好说话吗?”

    当晚,陈乐阳因为被人揩了油而莫名地有些心虚。

    殷勤地给谢刃钊放洗澡水的时候,被大总裁拉着跌进了浴缸里。

    “干什么坏事了?”

    在一起两年多,谢刃钊对他太了解。

    看他一晚上摸摸这儿摸摸那儿的,就知道他有事。

    陈乐阳其实就是在想着要不要主动交代了,省得倒时候从季敏那里的得到什么消息,他反倒很被动。

    磨蹭间,谢刃钊已经帮他把衣服脱了。

    中央空调温度调整的刚刚好,陈乐阳也没有因为温度变化而注意到他已经被人扒光,还在自顾自地挣扎。

    直到胸口被温热的濡湿包裹了,才惊醒过来。

    推了推谢刃钊埋在他胸口的脑袋,说道:“老公,先等等。”

    “等什么?”谢刃钊觉得这个时候让人等,是件很不人道的事情,“等你坦白从宽?”

    “……”陈乐阳无法反驳,“好吧,你说要从宽的。”

    谢刃钊动作一顿,抬头看他,眉眼微敛:“还真的需要从宽?说吧,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陈乐阳鞠了一捧水泼到了谢刃钊脸上,瞪着他说:“什么才算对不起你的事?被人占便宜算吗?”

    “被人占便宜?”谢总裁的表情风雨欲来,透着浓浓的危险,“说清楚点。”

    陈乐阳往后缩了缩,看着总裁一双浓墨散开的眼睛,有点怂。

    扭捏了一会儿,在谢刃钊要不耐烦了的时候,眼睛一闭,吼道:“就……今天去见了一个猥琐的制片人,他摸我了!”

    这一吼,吼出了视死如归的气势!

    吼得谢总裁都懵了两秒。

    然后,总裁大人的脸色就肉眼可见地黑了。

    “摸哪里了?”

    这种时候了,还能挑出重点,陈乐阳服气。

    “……摸大腿了。”

    陈乐阳都不敢去看谢刃钊的表情,他敢肯定一定不会很好看。

    “谁?”

    光听声音,陈乐阳都觉得秋天到了。

    “老公……我说了是谁,他是不是就要破产了?”

    总裁文都是这么写的!

    谢刃钊有点被他跳脱的脑回路气到,瞬间觉得自己这气生起来好像没什么价值。

    陈乐阳半天没听到他的回答,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偷偷地瞟他。

    然后就看到谢刃钊看他的眼神有点像在看智障。

    瞬间就不干了!

    “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总裁文都是这么写的嘛!秋天到了,某某某又该破产了!这是标配啊!老公你浪费了这么好的霸总人设,怎么还能赖我吗?”

    陈乐阳抓住一个点就开始反扑,有点委屈地扑上去搂住了谢刃钊的脖子。

    “根据我多年接触到的霸总剧情,你就是不让人破产,也该大手一挥,给我盖家影视公司让我自己去玩,省得我到外面受欺负!”

    “这次还是霸总人设该做的事情,哪像你啊,光会欺负我……”

    不着一缕的身子贴近着,谢刃钊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搂着陈乐阳的腰,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这个倒是可以有。”

    “啊?什么可以有?”

    陈乐阳没反应过来,抬起头问他。

    在他眼皮子上亲了一下,谢刃钊别人搂紧了说:“给你开家影视公司让你随便玩,反正你也在家待不住,找几个人陪你玩儿也挺好。”

    陈乐阳呆了。

    什么叫找几个人陪他玩儿?他以为这是过家家呢?

    给他开个公司,他不得把他存的产检费都给赔进去?

    “老公啊,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我不要开什么公司,我怕你到时候得骂我是个败家爷们儿!”